塔吉克斯坦外长接受塔吉克斯坦国家通讯社采访(摘要)

部长先生,您就任塔吉克斯坦共和国外交部长已一年有余,在此期间,塔吉克斯坦外交取得了哪些主要成果,面临着哪些任务?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塔吉克斯坦对外政策是由以尊敬的共和国总统埃莫马利•拉赫蒙为首的本国最高政治领导制定的,在我任职期间继续执行这一对外政策。

可以说,去年塔吉克斯坦在巩固本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扩大同其他国家交流、加强同伙伴国家合作的条约法律基础方面硕果累累。

去年年初,塔吉克斯坦总统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双方签署了一系列双边合作文件。这次访问,特别是签订两国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成为在巩固和扩大同友邻中国的相互交流方面迈出的重要一步。

去 年一年,塔吉克斯坦同独联体友好国家和伙伴的合作机遇不断增加。阿塞拜疆和土库曼斯坦总统在本国独立后首次前来正式访问。塔吉克斯坦总统埃莫马利•拉赫蒙 对上述国家进行了回访。哈萨克斯坦总统也对我国进行了正式访问。上述访问期间签署了一系列旨在解决双边合作中的各种问题的文件。

去年,我们同阿拉 伯世界国家的合作呈现出新的气象。我国总统还对埃及、叙利亚、阿联酋和卡塔尔进行了正式访问,为开展互利合作奠定了基础,双方签订了一系列重要的双边文 件。为切实落实签署的文件以及进一步加同阿拉伯国家的交流,塔吉克斯坦驻埃及使馆及驻迪拜(阿联酋)领馆启动。国家已下令在沙特阿拉伯设立领馆。

去年卡塔尔国王还对我国进行了正式回访,这是阿拉伯地区国家元首首次访问我国。目前正在继续就落实同该国签署的双边文件积极开展工作。

塔吉克斯坦总统对外共计进行了10次正式访问和5次工作访问。4国元首访问我国。塔吉克斯坦一年内共接待了近170个不同级别的外国代表团。

去年在塔吉克斯坦举行了3大峰会,独联体成员国、欧亚经济共同体和集安条约组织成员国元首会议成功举行,这在独联体历史上尚属首次。在杜尚别通过的决议对成员国多边合作乃至组织自身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在杜尚别举行的这些会议在独联体内外均获高度评价。

部长先生,塔吉克斯坦同世界所有大国都建立了战略关系,但哪个国家对于我们来着具有首要意义,我指的是中国、俄罗斯和美国。

您知道,我们奉行多方位对外政策。您说的这几个国家在塔吉克斯坦对外政策中都拥有自己的地位。

与俄罗斯联系的主要是近百年来形成的我们的历史、共同价值和战略地位、以及两国人民间的传统交往。苏联时期我们曾是一个国家。

俄罗斯是我们在很多方面的伙伴。俄罗斯在同塔吉克斯坦贸易额方面占有最重要的位置,俄罗斯资金参与实施了一些联合项目,不久桑克杜达水电站1号机组将交付使用,石油开采的勘探工作已经展开,成立了一些联合企业,另外一些项目也在落实当中。

同俄罗斯开展教育领域的合作对塔吉克斯坦来说意义重大。俄罗斯联邦在干部培训方面给予了我们很大帮助。

双边关系中的其他合作方向还包括军事合作、强力和护法部门协作、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和操练等。

塔吉克斯坦和中国首先是近邻、好朋友和可靠伙伴。目前为止,由于两国和两国人民间的无私友谊和互利合作,杜尚别-恰纳克公路重建、南北和罗拉佐尔-哈特克输电线架设、以及其他一些项目已开始实施,资金总额超过6亿美元。

双方目前正在就位于中塔边境的古尔马-卡拉苏检查站工作时间由按季改为全年运作进行研究。其他一些涉及交通、农业等领域前景广阔的项目也在研究当中。两国军事、执法、文化、教育等其他领域的合作顺利开展。

同美国的合作稳步提升。诸如共同应对新威胁、新挑战、打击非法贩毒和贩运武器、开展执法和国防合作等问题也越发受到关注。

美国仍是向塔吉克斯坦提供大规模援助的主要国家。美国政府给予我国的帮助主要用于诸如安全、改善投资环境、边防、教学和交流项目等方面。

阿富汗和平重建以及启动连接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的边支河大桥等重要项目是塔吉克斯坦同美国地缘合作的方向之一。该桥建成投入使用将对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乃至整个地区的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顺便一提,去年是我们同这些国家建交15周年。在此期间举办了很多活动,表明各方有诚意开展前景广阔的合作,建立创造性的伙伴关系。

我们相信,建设性的合作关系是我们各国间友好合作的典范,开展建设性合作将为我国乃至整个地区带来好处。

塔吉克斯坦位于中亚地区。您如何评价我国同地区国家的关系?

塔吉克斯坦共和国的对外政策优先重视发展同地区邻国即中亚国家各领域的关系。

扩大同这些国家全方位的合作符合塔吉克斯坦的国家利益。今天,我们同各国的关系在关系到各国利益的政治、安全、贸易、经济、科技、文化、教育等各领域中都不断发展。

各国的关系还表现在在包括联合国、独联体、欧亚经济共同体、上海合作组织和集安条约组织等在内的国际和地区组织框架内开展多边合作。这里也可以包括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该机制在自身发展进程中取得了重要成果。

上海合作组织成立的一个前提是解决所有边界问题。塔吉克斯坦同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边界问题解决得如何?

三国政府成立了专门委员会解决塔吉克斯坦同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边界问题,制定计划就寻求各方均可接受的边界问题解决方案进行谈判。

当然,划定边界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我们希望,在积累的经验和谈判已取得的积极成果的基础上,基于各方的良好愿望,一定会找到合理和公正的解决塔乌和塔吉现有边界问题的办法。

至 于上海合作组织,该组织与解决独联体国家的边界问题没有直接关系。众所周知,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于2001年6月15日,是"上海五国"的延续,"上海五 国"机制是在1996年和1997年哈、中、吉、俄、塔在上海和莫斯科签署的两个文件基础上成立的。"上海五国"在转为上海合作组织之前和乌兹别克斯坦加 入"上海五国"之后,其主要职能是通过裁减边境地区的军事力量和军队以及调解历史遗留未竟边界问题,巩固上述国家的信任。

随着有争议的边界问题的解决以及在此基础上中国同哈、吉、俄、塔边界地区信任的加强,维护"上海五国"范围内的安全与稳定被提上各方合作的议事日程。成员国合作的领域不断拓宽到经济和人文。该机制转型为一个地区组织的必要性由此产生。

塔吉克斯坦一年来对外政策方面有哪些失误,应如何克服?

有 工作就有失误、失策和失败。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不劳者不会有过失。关键取决于其程度和性质。我们独立已有16个年头了,错误不仅出现在我们的外交官的工 作中,在整个部门的活动中也能看到,这是很自然的。我们经常在准备或者商谈双边或国际文件中遇到一些问题,在同驻杜尚别外国代表团或外交使团的工作接触中 遇到国家部门未经事先商定就采取行动的情况。立场摇摆、缺乏经验、或仅仅是一味追求善始善终都经常影响到高层达成协议,尤其是经贸项目和协定的落实。但我 想,这些不足都是暂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