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希德·阿利莫夫:上海合作组织成为“强大的八国集团”
拉希德·阿利莫夫:上海合作组织成为“强大的八国组合”

6月9日,在阿斯塔纳人们见证了历史一刻:印度和巴基斯坦作为正式成员加入了上海合作组织(以下简称:上合组织),自此,上合组织成为了“八国组合”。而在上合组织日—6月15日这天,在总部大楼前隆重举行了上述国家的国旗升旗仪式,出席升旗仪式的秘书长拉希德·阿利莫夫向我们讲述了上合组织发展壮大的重要性。

问:上合组织如何看待这个历史时刻,目前上合组织现状如何?

拉希德·阿利莫夫:接纳印度和巴基斯坦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这的确是一个历史性事件,它翻开了合作发展的新篇章。值得特别关注的是,就上合组织本身而言,这两个国家已经在申请加入上合组织的道路上努力多年。这里需要记住,自2001年6月15日上合组织在上海成立至今,它逐步完善了体制建设,并在全方位、多边协作方面构建了立法基础。上合组织创始国在协调和务实合作方面进行了有计划的工作,在世界维和领域、稳定地区安全和应对新的威胁与挑战方面确保了任务的有效完成,重要的是上合组织还建立了稳固的经济基础和人道主义互助机制。

问:加入上合组织的必要条件是什么?

拉希德·阿利莫夫:2002年在圣彼得堡召开的上合组织峰会上通过了组织文件—上合组织宪章,它成为了指导上合组织进行多方面协作的理论和实践主要依据。宪章确立了组织的加入条件和可能性—成员国间的合作原则。初期,上合组织的内部建设工作也同样重要。如果想"成员间相互磨合",建立信任、确保合作意向有效落实,那么,相互间就要建立一个共同的组织。需要明白的是,建立共同的组织是一项复杂而细致的工作,需要时间和负责任的态度以便在所有工作环节及在组织框架内进行多边、多计划协作行动。上合组织遵循"走自己的路"的原则,一步步地融入了国际关系框架。

问:请详细介绍一下上合组织的构建基础…..

拉希德·阿利莫夫:上合组织框架内的合作是以哲学思想为基础,并保留下来,这些在组织宪章中得已体现。正是源于清晰和透明的合作原则、伙伴式的成员国互动模式,奠定了组织基础并成就了世界著名的"上海精神",上合组织在现代国际关系体系中占有特殊位置,得到了很高的国际地位,赢得了声誉。上合组织的成绩显而易见,它已成为大小国家间相互合作的有效机构,以现今发展的角度看,它的合作模式具有独特性。

上合组织越来越得到关注,并在国际上引起广泛兴趣。很显然,欧亚大陆国家及邻国开始对上合组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其中的许多国家还处在加入组织的初期阶段就已宣布与上合组织建立了务实的合作意向。其中包括南亚第一批具有实力和影响力的国家—印度巴基斯坦。在2005年阿斯塔纳上合组织峰会上,这些国家就已成为上合组织的观察员国,从而与上合组织开展连接协同工作。

问:上合组织成员的扩员经历了很长时间,然而,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正式加入很是迅速,那么什么促成了此事?

拉希德·阿利莫夫:为了扩大上合组织成员数量,本着公开的原则,上合组织将宪章内各项条款付诸实施,并伴有一系列的具体措施。其中包括这些条款中的重要项目内容,在平等和相互理解的基础上把有效和多边、多计划合作的国际结构平衡作为组织的初期建设目标加以完成。其次,上合组织成员国成功地运用伙伴关系模式,最大限度地应对了现代复杂理念下的挑战。在上合组织框架内,关键问题的解决不是借助严格的制度规范和等级制约,而是通过努力的协调和协作使得问题加以解决。

我们知道很多例子,当国际关系中"强势"普遍占优,上合组织则建设自己的工作模式,合理采纳建议、平等对话。印度和巴基斯坦在过去的12年中作为观察员国家积极协同上合组织开展工作,在所有主要方面逐步与上合组织连接,成为合作发展和组织扩大的互动纽带。我相信,印度和巴基斯坦充分地展现出了自己的意向,事实上这些也成为了其申请作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所付出努力的最有力的证据。

问:为了加入上合组织印度和巴基斯然具体做了些什么?

拉希德·阿利莫夫:在2016年塔什干峰会后,印度和巴基斯坦与上合组织创始国的互动交流过程中认真完成了加入组织的法律程序方面的工作。两国无条件签署了所有加入上合组织的相关文件,在协作工作中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履行了自己的义务。

问:上合组织的最终作用会是什么?

拉希德·阿利莫夫:今天我们看到的是新的上合组织 —"八国组合",强大的跨区域框架,一个拥有超过地球人口44%的联合体,其人口主要构成为适龄的年轻群体。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上合组织成为了唯一的亚太地区、大西洋地区、南亚及中东的联系环节。在此背景下,对于东盟国家的经济长远发展而言,无疑展现出了美好的前景。组织框架内,目前有4个核大国,数量占世界核俱乐部的一半。客观地讲,今天的上合组织是一个巨大的区域性联合体,它的有效作为不仅影响到地区形势,而且还会影响世界,这在反对国际恐怖主义的斗争中显得尤为重要。

问:上合组织的工作是否将变得更加复杂化?

拉希德·阿利莫夫:要明白,上合组织的责任和其成长,因为它涉及了几乎人类居住星球的一半范围内的活动,所以居住在我们国家的人民福利、幸福和经济繁荣问题的解决更大程度上都将取决于本组织的决策。对此,上合组织具备最有利的条件,首先,欧亚大陆及其周边强大的经济体发展进程在增强,各国国民经济发展计划的实施力度在加大,世界经济的中心正在移向亚洲国家并且已成为客观事实。由于庞大的上合组织成员国的消费市场、自身先进的技术、资源储备、生产能力,所有这些又无疑为上合组织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问:也就是说,人们关注的焦点将逐步集中在上合组织的经济活动中吗?

拉希德·阿利莫夫:我相信,上合组织成员国对优势的整合将会创造出长远的累积效应,并对整个地区的经济持续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问:但是,上合组织"不只靠面包"生存吗?

拉希德·阿利莫夫:"八国组合"连载着众多的文化区域:这些地区分布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名录中近15%的世界文化遗产。这体现的人文主义合作,丰富而美好。这方面的工作有趣并具有吸引力。重要的是通过文化和传统的相互学习来保持和加强人文交流,当然,这也是我们共同工作中的最有趣的部分。因此,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将使上海合作组织整体实力更强,迈向更强大的合作道路。

安德烈依.基里罗夫整理

详细见塔斯社网址:http://tass.ru/opinions/interviews/4338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