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利莫夫称:恐怖分子应当明白,他们在上合组织国家无从遁形

阿利莫夫称:恐怖分子应当明白,他们在上合组织国家无从遁形

在国际矛盾日益尖锐的形势下,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正不断加强彼此之间的合作交流。在即将于10月中旬在杜尚别举行的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会议前夕,上合组织秘书长拉希德·阿利莫夫接受了俄新社北京分社记者安娜·拉特科格的采访(https://ria.ru/interview/20181002/1529738354.html)。阿利莫夫秘书长在访谈中介绍了上合组织共同开展反恐合作的有关计划和成果,上合组织扩员计划,并针对为什么许多人认为上合组织是反西方联盟一事做出了说明。

问:您可否评价一下国际关系发展的前景?未来是否会出现界限分明的两大阵营--西方阵营和东方阵营?

我必须承认,我从未支持过阵营对立的思想,因为我相信,在不断发展的时代,两个阵营对立的旧观念将逐渐淡化并最终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将会是新的先进的国家间合作模式。如今,上合组织和金砖国家在极大程度上体现了这一发展过程,即摒弃军事政治因素,支持政治、安全、经济和文化等多领域合作。

问:在您看来,当今世界面临的的主要挑战和威胁是什么?

在我们组织的史册中,我指的是在《上海合作组织宪章》中写道,我们向三股邪恶势力--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宣战,它们就是当前世界的主要威胁。在此,我想提醒大家,上海合作组织在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事件发生的三个月前成立,这表明本组织成员国的领导人已经预见到国际恐怖主义的威胁。

此外,各方应当加强在禁毒领域的一致行动以及对国际犯罪和非法贩运武器的全面打击。本组织高度关注打击网络犯罪和监管非法资金流动,以防止资助国际恐怖主义行径。此外,本组织在该领域的有关行动都力争与联合国等国际机构相协调。

问:近年来,许多国家的领导层都提到需要对国际组织进行改革,特别是对联合国和世贸组织。您认为,在这些国际组织的作用降低的趋势下,它们是否需要改变,未来的国际社会又是否需要它们?首先需要改革哪些方面?是否可以有其他备选方案?

关于是否有必要重新审视这些国际组织作用的讨论已持续了一年多,甚至连申请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国家(印度、巴西、德国和日本)都已经建立了一种新模式--四国集团(G4)。

此外,随着世界政治和经济的不稳定和不确定因素增加、地区冲突加剧以及恐怖主义和有组织犯罪威胁加深,人们对联合国和世贸组织的行动和作用的评价褒贬不一。

我想说,在上合组织框架下,各成员国坚决支持联合国作为普遍性国际组织在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促进全球发展和保护人权等方面所做的一切努力。上合组织成员国的这一统一立场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通过的联合声明中有所体现。

关于世贸组织,上合组织成员国认为,它是讨论国际贸易议程和通过多边贸易体系规则的关键性平台。

问: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上,各方均宣布峰会的成功举办,并热烈欢迎印度和巴基斯坦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随着两个新成员国的加入,上合组织迎来了哪些新的机遇和前景?

在过去两年中,上合组织的确发生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上合组织始终遵循公开性原则,在2017年接纳印度和巴基斯坦也印证了这一点。从各个方面来看,上合组织均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跨区域组织。

问:鉴于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双边关系复杂,您如何评价这两国在上合组织框架内的互动?

两国在成为本组织成员国前均长期作为观察员国认真参与本组织合作。启动加入上合组织的程序意味着这两国逐步加入到上合组织现行的各种长期睦邻友好合作相关文件中。自此,印度和巴基斯坦肩负起了在上合组织框架内开展联合工作的义务,即寻求共同解决问题的方法。

今天,印度和巴基斯坦与六个创始国在同一个谈判桌前,共同解决地区性任务--维护地区安全,共同应对挑战和威胁,实现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在具有历史意义的青岛峰会上通过的一系列文件和决议也正是上合组织以全新模式开展有效联合工作的成果。

问:上合组织是否会进一步扩员?上合组织是否需要新成员国?未来哪些国家可以作为成员国或以其他法律地位加入上合组织?

如今,许多国家申请加入上合组织,这些国家渴望以不同的形式参与上合国家间合作,包括从对话伙伴国地位到正式成员国。与此同时,扩员并不是上合组织的最终目的,扩员的主要任务在于逐步实现上合组织的和谐发展、维持积蓄的动力以及提高合作质量。上合组织成员国与申请提高自身在本组织法律地位的国家保持密切沟通,可以说,我们会认真研究所有的申请。当然,最终决定必须在成员国达成相应共识的基础上做出。这反映了上合组织的开放性,我们也从中看到了共同遵循"上海精神"的朋友们的发展前景。

问:俄罗斯、中国和伊朗领导人出席了6月召开的上合峰会。美国认为这三个国家均对其国家安全造成威胁。实际上,我们看到的是,这三个国家正致力于实现所有领域的全球化与和平合作,并主张依靠和平途径解决问题。在您看来,美国的这种忧虑和挑衅从何而来?

应该指出的是,自上合组织成立以来,就存在一些对上合组织及其参与国的诋毁言论。某些西方专家认为上合组织是一个反西方联盟,它的任何决定都以反对西方为目的。

我注意到《上海合作组织宪章》中写道,上合组织的活动并非针对第三国。最好的情况是,这些"专家"对此一无所知,而最坏的情况是,他们预先把自己定位成不加掩饰的批评者。这种情况下,我们通常不会对类似的无稽之谈做出反应,本组织将继续按照在2015年乌法峰会上通过的发展战略不断前进。如我所言,上合组织体现着一种新的国际关系模式,同时,上合组织支持全球化和互利合作以及通过和平的政治外交途径调解争端。这也正是我们的吸引力所在,因此,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

问:此前,据报道,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会议将于今年10月在杜尚别召开,具体日期是否已经揭晓?政府首脑的议程将涉及哪些问题?期间是否会签署联合文件?

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第十七次会议将于2018年10月11日至12日在杜尚别举行。目前,筹备工作已接近尾声,对计划拟签署文件的准备工作也即将完成,文件内容涉及与财务、经济合作发展和文化人文关系等方面。会上,各政府领导人将主要讨论各成员国元首规定任务的实施现状和进展。

问:您如何评价上合组织成员国开展的经济合作?若想进一步促进这些经济合作,必须采取的措施有哪些?

我们在这一领域主要的努力方向是为上合组织地区的国有和私营企业伙伴创造良好的发展条件。如今,双边贸易额和投资合作交易额显著增加,通信和基础设施领域的有效合作机制开始启动,交通流协调不断加强。

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期间,各成员国领导人确立了促进融合过程的具体目标,即实现货物、资本、服务和技术的自由流动。此外,各成员国领导人对支持中、小、微型企业、促进电子商务发展以及支持交通运输和农业领域等问题给予了特别关注,这无疑将为促进经济发展、增加就业和提高成员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注入新的动力。上合组织实业家委员会和上合组织银行联合体等非政府机构在经济和投资领域的实际工作中发挥着关键性作用。我们目前从中获得了非常乐观的信号。

问:上合组织成员之间关于简化海关手续的工作是如何开展的?

自2007年以来,我们建立了牢固的法律框架。海关合作工作组在此框架下定期开展工作。我们行动的实质是尽可能简化相关程序,以加快上合组织地区的货物运输,例如,各方已开始商定关于国家过境体系(海关领域)相互整合的备忘录草案。

问:这个问题在今天的中美贸易战下显得尤为重要,人们纷纷谈到周边国家增加向中国出口商品的新机会。您认为,中美之间的摩擦能否刺激中国与上合组织国家之间贸易额的增长以及加快简化海关手续的进程?

如您所知,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没有贸易战和任何制裁障碍。我们不会将自己的规则强加于人,而是在世贸组织和其他国际协议的框架内履行这些规则,包括履行在上合组织框架内通过的自身的协议。

然而,现在有个别国家认为贸易战和其他制裁措施几乎是解决紧迫的政治和经济问题的灵丹妙药。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国家完全无视经济关系的法律规范,其中包括在国际组织层面对法律关系的忽视。它们自然是希望能够按照自己的规则,甚至是在其武力逼迫下,解决双边层面的问题。
我相信,通过采取限制性措施和制裁来展示武力丝毫无益于贸易额的增加和文明经贸关系的建立。
上合组织以合作共赢为目标,以"上海精神"原则为基础。在当今世界,"上海精神"的主要内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它可作为发展的准则,尤其是作为睦邻友好、合作、文化相互尊重、互信对话和建设性伙伴关系发展的准则。

上合组织将牢记以上原则,并考虑到团结所有成员国的力量以维持和强化世贸组织规则和原则下的多边贸易体系的重要意义,继续努力制定贸易便利化问题的合理解决方案。

问:打击三股势力--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一直是上合组织开展工作的一个主要领域。在区域动荡的条件下,上合组织近年来在这一领域取得了哪些进展?各国又是否会进一步加强此方面的合作?

我们一颗也不会停止完善已经建立并久经考验的反恐机制,上合国家境内极端主义团体的恐怖活动日益减少正体现了这项工作的成效。

在这种合作之下,重中之重就是要坚定不移、毫不妥协地消除恐怖分子地下活动存在的法律、经济和社会基础。恐怖分子应当明白,他们在上合组织国家无处藏身。

在上合组织框架内对三股邪恶势力的打击具有系统性:举行联合反恐演习,扩大国际合作,完善法律框架。其中,上合组织这一领域的切实行动包括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上批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2019年至2021年合作纲要》,以及在2017年6月的上合组织阿斯塔纳峰会上签署《上海合作组织反极端主义公约》。

在打击网络犯罪和恐怖主义思想传播(包括为以煽动实施恐怖主义行为为目的的恐怖主义公开辩白)等领域的合作也正迈入一个崭新阶段。

问:上合组织成员国军事部门与反恐机构之间的协调程度如何?

成员国各部门间合作正在顺利开展。这些机构关注的焦点是上合国家内部及周边的军事政治局势,对此各部门进行持续的监控和信息交流。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重申了上合组织地区反恐机构在打击三股势力、保护地区安全的联合行动中发挥的特殊作用。同时,主管机关在这些领域的合作潜力也将不断增加。

问:上合组织在成立伊始就扮演着区域安全组织的角色,但在今天,我们看到上合组织也在积极开展人文项目,关注青年发展和体育运动,上合组织举办的一年一度的国际马拉松赛事和文化活动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开展这些项目的目的是什么?成果如何?上合组织还打算举办其他新的大型活动吗?

我想在此强调,上合组织是一个多层次合作组织,因此,信息和文化人文领域的合作是我们活动的重要方面。

同时,上合组织在文化、教育、科技、卫生、旅游、体育、环保和青年交流等领域也开展了一系列工作,旨在丰富上合组织成员国人民的社会生活内容,促进成员国民心相通。

近两年来,文化和体育活动大幅增加。例如,我们连续两年举办了大型文化体育活动--上合组织马拉松赛,这一活动已经成为我们组织的年度特色文化和体育活动,受到了社会公众的广泛欢迎。第三届上合组织国际马拉松赛将于2018年12月2日在昆明举行,预计届时将有来自上合组织国家和其他国家的近2万名体育爱好者参加比赛。